大韩通运如何帮助快递小哥变,快递员将包裹放置代收收点或快递柜

双十一的热潮还未散去,双十二接踵而至,快递量也随之爆发增长。收取快递成为不少市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

近日,韩国最大的快递公司大韩通运的一份统计数据让不少人炸了锅,快递小哥年均6937万韩元(约合4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不仅让韩国当地人直呼意外,甚至让中国的网友也发出了上述感慨。然而玩笑归玩笑,在这份意外的统计数计背后,大韩通运如何帮助快递小哥变“金领”的模式也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当前,随着货运市场的持续低迷,单独个体卡车司机逐渐进入困境,现在好多的个体卡车司机为了节约成本,大都是夫妻开车或者自己开车,随之而来的是卡车司机的疲劳驾驶,安全系数的大大降低,恶性事故的频繁发生。而这些天天都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却很少有人去关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两年,送货上门的快递越来越少,快递包裹或是由门卫、附近商铺来代收,或是放置到能够提供24小时自助取件服务的智能快递柜。代收点,智能快递柜在小区、写字楼附近遍地开花,却又产生了新的困扰和问题。

图片 1

导致这些问题出现的原因是什么呢?

自双十一以来,有不少消费者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快递员未经自己允许就放在了代收点或第三方快递柜,只能自行取包裹,造成自己无法当面验收或者拒收失败,只能另付快递费,甚至还有人因此丢失了所购物品。此外,不少快递柜从免费悄悄变为超时收费。

闷声发大财

现在混乱的货运市场导致了恶性竞争

快递员未经收件人同意将包裹交给第三方并收费是否涉嫌违反有关规定?2018年5月1日实施的《快递暂行条例》要求,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

大韩通运为自己发了一份含金量十足的“广告”。据韩国《朝鲜日报》28日的报道称,大韩通运当天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该公司所属快递员年平均收入达到了6937万韩元,而去年韩国有经济活动的家庭平均年收入也就只有5705万韩元,约合33万元人民币。

整体货运市场存在竞相压价,恶意竞争,缺乏自律与规范,国家缺失有效的法律法规。

“快递员将包裹放置代收收点或快递柜,对于消费者而言早已屡见不鲜,但是快递公司未经收件人允许将包裹放至快递柜、代收点显然是不合理的。”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蒙慧欣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快递暂行条例》其中明确了投递和验收规则。也就是说,快递员必须送货上门,否则属于违规。然而,新规已经实施了半年多,不少快递员仍然未经收件人同意就将快件送至代收点。

一个人挣出了一个家庭的收入,这个数据让不少韩国人大吃一惊。细分的数据更加让人意外,据了解,去年该公司年收入超过1亿韩元(约合58万元人民币)的有559人,占快递员总数的4.6%,而年收入超过8000万韩元(约合46万元人民币)的快递员占据22.5%,首尔等人口密集地区甚至出现年收入达到4亿韩元(约合232万元人民币)的“金领”。

作者一个同学的老公就是大货车司机。近几年货运行情不好,她和老公一起出车快五年了,尽管也是拼尽了全力,但是他俩感觉,尤其是今年的货很难找,钱很难挣。为了找货源,他们夫妻俩已经在黑龙江双鸭山龙腾物流园区里等了快两天了,为了省钱,吃住就在车上。驾驶室后排上下铺,就是他们的家,车里被褥、锅碗瓢盆一应俱全。

而快递柜试图从免费转为收费的背后,是其面临持续亏损压力。如何盈利成为目前市场上智能快递柜企业共同面临的一大难题。

据大韩通运解释,其旗下的快递司机都算是个体工商户,根据签约事项和配送地区的不同,抽成比例不同,收入会有所差异。而据《朝鲜日报》的报道称,收入高的快递小哥实际上拥有自己的快递站,同时兼营杂货业务,还会雇用临时工帮忙送快递,快递件数和收入自然水涨船高。

一年之中,夫妻俩差不多有一大半的时间要在这个“家”里生活。夫妻俩人四处转悠找货源,仍一无所获。我同学说现在货运市场竞相压价,把货运市场搞得越来越乱。有一次,她老公与货站刚签完运输合同,货主那边打电话说,有另一辆车比他的车还便宜,没办法,这车货又装不上了。

一、未经允许将快递放代收点快递柜现象频发

大韩通运甚至还做出了一个对比。与快餐等动辄需要上亿韩元加盟费不同的是,加盟快递业务只需要一辆价值1000万-2200万韩元的1吨载重小货车进行配送业务,收益性很高。对于快递模式等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大韩通运,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应。

恶意竞争导致运费的低迷和严重超载

“要不是习惯性地查看包裹信息,我都不知道我的包裹到了而且是放在小区外面隔着一条马路的小卖部。”经常网购的王女士十分愤慨地表示,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快递员不但不送货上门,而是直接放在了小区外面的代收点,并且无任何通知。打电话给快递员,快递员却表示现在快递都是放在代收点或者快递柜。

大韩通运怎么玩

为了增加收入,卡车人进入一种怪圈,越拉越多,结果随之而来的是运费越来越低,随之,“百吨王”出现。虽然超重超载对整辆车的各个部位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但同时更是对高速公路道路的极度破坏。

无独有偶,住在汉口后湖片区的的孟先生近日也因为快递“被签收”而烦恼。“现在有些物流连小区都进不去更别说上楼了。”孟先生说道,最近装修双十一期间好多东西都是在网上购置,重达几十斤的桌子,柜子到了电话都不通知一声,发条短信就仍在门卫,专门找人才搬上楼。

大韩通运的这份数据发得太是时候了。近日,亚马逊正被曝出用AI系统监控员工的工作效率,900多人因“效率低下”而被AI解雇,整个决策过程无需人工参与。相比亚马逊,起码在口碑上大韩通运赢了。据了解,大韩通运93%的物流中心都设置自动分类装置Wheel
Sorter,大大减轻作业强度。

谁都知道开这种车危险,真的都是拿命在干。但是为了挣钱,还是有很多司机开。它的存在又是很多人养家糊口的工具,其实,这也是一个矛盾体的存在。

让孟先生感到更无奈的是,收到货后发现有破损,随后联系卖家表示,货物没有当面验收,并不能反映是在运输过程中受到损害。快递员则表示是在运输途中受到损害,理赔应找卖家。孟先生表示已经过去了快一周也没有个结果,准备找淘宝申诉。

然而大韩通运并不能代表韩国所有的快递企业。《东亚日报》曾提到,韩国物流业的长处在于信息化和自动化先进技术的引入及各区域的良好连接,但在世界各国物流企业不断合并、更加大型化的同时,韩国物流依然维持小而弱的状态,既无法扩展国际影响力,服务范围也受到很大限制。

公路三乱现象太多,变相增加了卡车人的运输成本

“每天最少一两百个快递,双十一期间,一天五六百个快递,实在是处理不过来。有时候客户不在,电话打不通,送不出去,客户回来之后就找我们要快递,没送到,人家会投诉。”面对用户的吐槽,快递员也有自己苦衷。

大韩通运并非不自知。2017年,大韩通运还透露,分别以570亿韩元和770亿韩元的资金收购了印度物流公司Darcl
Logistics和中东地区大型物流公司IBRAKOM。面对中国消费者在韩国网络购物中心直接购买产品的这片红海,大韩通运就曾联手中国圆通,此外大韩通运还曾收购了TCL子公司速必达物流的50%股权。

交警路政的罚款,货站从司机手中抽取的利润,路边的修理店狠宰卡车司机,车匪路霸明目张胆抢劫和盗窃等等一切。各地交警路政的罚款理由各不相同,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情况下,他也会以你的车太脏,影响市容来开个罚单。

二、“快递员必须送货上门,否则属于违规”

而对于大韩通运快递小哥拥有自己的快递站的模式,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评论称,这一模式值得中国企业借鉴,人口红利消失和包装等成本上升因素,让中国很多末端快递网点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窘状,加盟网点需要从单一快递服务向综合性本地生活服务发展。

配货站手里有各个厂家的货主,他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好多利润就这样被他们抽走的。路边的修理,服务区的修理,十颗螺丝钉被黑3600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走过全国各地的高速公路,哪个司机没遇上过车匪路霸?

在对多位用户的采访中,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消费者的吐糟主要集中在未电话告知收件人商量的情况下,把快递放在代收点或快递柜,这种做法是否符合规定。

这种模式对快递企业来说,利于基层网点的稳定,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快递服务品质的稳定。韩国快递产业集中度高,加之便利店等布局相对稳定,快递从业者也多为本地就业,给快递小哥提供了横向拓展业务的市场空间。

编后语:

“快递员将包裹放置代收点或快递柜,对于消费者而言早已屡见不鲜,但是快递公司未经收件人允许将包裹放至快递柜、代收点显然是不合理的。”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蒙慧欣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不轻松的战场

卡车司机们也是国家建设的栋梁,他们也要生存,只有建立起诚信的货运系统,营造公平的货运市场,通过有效的统一管理,才能打破现状。给3000万卡车司机一个公平有序的货运市场!

今年5月1日实施的《快递暂行条例》中明确了投递和验收规则。《条例》要求,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也就是说,快递员必须送货上门,否则属于违规。

大韩通运是韩国物流业里实打实的王者,而王者的支持则来自于整个韩国物流产业的飞速发展。韩国政府曾提出“20年物流业发展计划”,目标是将韩国培育成为21世纪的现代物流强国。据了解,韩国物流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韩国各类包裹、快件数量为25.4亿个,比前年增长9.6%,快递业总营业额为5.67万亿韩元,比前年增长8.7%。其中大韩通运去年运送约12亿个包裹,市场占有率为48.2%。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已通过的《电子商务法》规定,快递物流服务提供者在交付商品时,应当提示收货人当面查验;交由他人代收的,应当经收货人同意。交通运输部目前正在征求意见中的《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也拟规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在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前,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

杨达卿认为,韩国快递市场比中国市场集中度高,而且韩国市场与日本市场相似,快递+便利店组合的生活物流服务相对稳健,而市场资源集中度高,龙头企业赢者通吃,使得生活服务市场的顶层架构相对稳定,这给快递基层网点的横向发展提供了土壤。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麻策律师也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除非快递经营者已经事先获得收件人的同意,或者收件人直接指定代收点或快递柜作为收件人代收,则并没有权利强制代为收取快递。市场上存在诸多快递驿站服务企业,为了争取用户资源并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不排除这些快递驿站和各快递企业之间达成合作协议,甚至是排他竞争性协议,以此攫取利益,这反而会伤害一些用户的合法权益,例如行动不方便的用户的权益就很难得到保护。

然而大韩通运却不能笑得太早,毕竟危机从未远离。虽然面对中国消费者,大韩通运选择了牵手圆通,但LG旗下的泛韩物流早就与中国物流企业4PX签署合作协定,还曾与日本西浓运输签署协议成立合资企业。

长江商报记者分别联系到“三通一达”的品牌负责人,他们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快递是否放置快递柜最好是经得收件人本人同意。如客户不同意,应与客户约定好时间,进行二次派送。如果产生投诉给予相应的处罚,但具体处罚的细则没有透露。

将战场放大到全球,大韩通运也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一个星期以前,谷歌的兄弟公司Wing拿下了首张美国无人机配送许可证,而这也意味着无人机商业配送在美国的正式“起飞”。

三、快递柜从免费到超时收费引争议

据了解,大韩通运也是无人机配送里的玩家,但不同于谷歌和亚马逊的是,大韩通运的无人机配送似乎一直停滞不前。2017年末,韩国邮政事业本部使用无人机派送快递,完成了韩国首次无人机快递业务。

除了快递普遍不送货上门,部分地区的快递柜,也悄然从“免费”变成了“打赏”,还有的开始收起了“超时费”。不少消费者向记者反映,一直免费的快递柜悄然开始收费,在接到的收件提示短信上显示,快递“超过24小时收取服务费1元/天”。

当时大韩通运和乐天快递就称也在研发无人机快递技术,但目前,大韩通运的无人机运输依旧杳无音信。在大韩通运的官网上,“2020年跃升为全球TOP
5物流企业”的目标被放在醒目的第一排,然而国际物流市场风云变幻,大韩通运面对的,绝不是一场容易取胜的战役。

家住汉口的王先生也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中邮速递易快递员未经本人允许,也没有电话通知,就将包裹放在放在了快递柜并产生了4元的费用。随后投诉到中国邮政才退还了费用。

“放在快递柜,一单给柜子4毛钱,放在代收点,一单给6毛。”中通一位快递员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为了提高送货效率,一些快递小哥在快递柜收费情况下宁愿付费通过快递柜配送,以避免投送不及时被罚的风险。

消费者则认为,购买商品时已经包含了运费,为什么还得掏钱?如果快递员未告知收件人放进了快递柜,那么这笔钱应该谁来出?

虽然一次使用费用从0.5元到1元不等,但还是引发公众不适。这笔费用该由谁来出成为快递柜公司、快递公司、消费者三方争论的焦点。

长江商报记者联系到多家快递柜询问代收收费一事,速递易表示投递未取件,所在地址24小时内,免费贷存费,超过24小时后,每24小时加收1元,4元封顶。丰巢表示,快递柜超过24小时,不收超时费,但取件会出现“打赏1元”界面,可以点赞后,免费取件。关注公众号,绑定手机也可免费取件。

业内认为,对于消费者来说,如果一直把快递无限时地放在快递柜里,显然是不恰当的,逾期收费也是一个合理的表现。

但是,使用快递柜该由谁付费,没有明确的定论。快递企业应当与快递柜运营企业协商确定收费标准。同时,要使快件投送上门还是进柜,成为用户充分的选项,并采取一定激励办法,引导和培养用快递柜收件的习惯,比如对选择快件投柜的用户返还一定额度的投送费,或对长期选择快件投柜的用户实行积分送礼活动等。

四、快递柜初始运营投资至少4万

快递柜试图从免费转为收费的背后,面临着持续亏损的压力。盈利难成为目前市场上智能快递柜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2010年,中国邮政设立了国内第一个快递包裹智能投递终端,开启了行业先河。此后几年随着电商的爆炸式增长,为了缓解快递“最后100米”的配送压力,2012年起投身智能快递柜行业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多,俨然形成了一个风口。

速递易、中集e栈、云柜、格格货栈等都是在2012年—2014年先后成立。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目前,我国有10多家主要企业设立了智能快递柜25万组,平均每天处理快递量1100万单。

智能快递柜遍地开花,一度成为创业和资本的风口。然而,多家智能快递柜运营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记者坦言,风口来了谁都想上,但爆发增长的背后因为运营维护成本高、竞争激烈等原因普遍处于亏损状态。仅靠收寄件向消费者和快递员收费,远不足以覆盖快递柜的运营成本及费用,不得不涉足广告业务增收。

长江商报记者观察不少小区内的快递柜发现,不管是柜面还是收取件的显示屏上都自带“广告”,有的是与一些商家合作或者自己搭建平台做起等电商生意。比如丰巢的微信公众号上除了收取件的提醒,每天还会推送食品美妆等广告。

据了解,快递柜的成本主要包含了快递柜的制造、维护,智能快递柜软件APP平台的维护,以及快递柜进驻社区、写字楼的“入驻费”。

以一组尺寸为250×195×50厘米的智能快递为例,起订价格高达12000元,再加上进驻、运营维护等费用,一组快递柜初始运营投资金额至少在4万元左右。

按照10年折旧计算,一个快递柜每年的成本约8000—10000元,其中快递柜造价折旧约4000元-5000元,占成本的50%;而进驻小区费约3000元左右,占30%—40%;最后电费及维护相关费用则需要1000元左右。目前一组快递柜场地使用费最高已涨至每年8000元。

“快递柜的出现确实为快递行业‘最后一公里’问题的解决提升了效率、降低了成本。随着通达系以及顺丰、菜鸟等物流行业龙头企业的入局,智能快递柜版图不断扩张,不少中小快递柜企业面临竞争激烈、收入减少等原因而不得不撤出。”快递专家徐勇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智能快递柜未来还将长期面临用户误解、运营成本、盈利难等行业困境。可以努力通过柔性化方案缓和各方矛盾,如给用户送出畅存券以及其他增值服务优惠券等,通过涉足其他业务带来收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