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农”问题是当下发展进程中最突出、最迫切的问题,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中央把“三农”问题列为工作的重中之重,每年1号文件也是以解决“三农”问题作为政府的开年之作。然而,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旧在农村表现得最为突出。如何尽早还上“三农”的欠账成为党和国家最为关注的焦点。

12月21日,国家邮政局党组书记、局长马军胜主持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他强调,全系统要认真学习贯彻会议精神,要深刻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切实把思想认识统一到中央对经济形势的科学判断上来,统一到中央对明年乃至今后工作的重要部署上来,坚持稳中求进,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这个根本要求,进一步解决行业短板弱项,推动均衡充分发展,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用邮需求,不断提高行业发展服务能力,提高履职工作水平,为全面建成与小康社会相适应的现代邮政业而努力奋斗。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王梅、刘君出席会议。

12月4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数字丝绸之路”国际合作论坛在乌镇召开。网易CEO丁磊、刘强东和雷军一同在论坛现场畅谈跨境电商新机遇。

4月3日,农业农村部正式挂牌。该部立足于统筹研究和实施“三农”工作战略、规划和政策,在农业部基础上扩展了原来隶属于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和水利部的农村相关管理职能,提高了农业资金使用效率,实现了农村土地资源的统筹利用,凸显优先发展和加快发展“三农”建设的目标,也使得农业产业链管理更加统一。

会议传达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马军胜指出,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后的首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全面分析总结了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历程,分析当前经济形势,部署2018年经济工作,明确了今后一段时期经济工作的总体要求、政策取向和工作重点。这次会议明确提出并阐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明确推动高质量发展这一根本要求,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系统谋划打好三大攻坚战等重点工作,为做好明年和今后一个时期的经济工作注入思想引领力和实践推动力,对于2018年经济工作和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意义重大。

网易自2015年跨入实体电商领域,网易考拉海购及网易严选增长迅速。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应明确“三农”问题形成的起因,才能有针对性地进行破解。

马军胜强调,2018年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改革开放的40周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全系统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的十九大精神上来,统一到党中央对明年经济工作的部署上来,锐意进取,拼搏创新,决胜建成与小康社会相适应的现代邮政业,为建设现代化邮政强国奠定坚实基础。

2017年Q3财报中,网易邮箱、电商及其他业务的净收入达到37.35亿,同比增长达79.5%。对于网易电商下一步动作,丁磊表示,未来几年,网易将从“买全球”进阶到“卖全球”。

计划经济时期,为了参与全球化竞争和加快城市工业化建设的需要,国家运用了行政手段强制推行城乡二元结构,即粮食统购统销、工农产品剪刀差和严格限制农村人口向城市流动的户口迁移制度,而在基础设施和科教文卫上又实施城乡有别的福利制度和差异化投入机制和治理机制,造成较大的城乡差距。

对于下一步工作,马军胜提出五点要求:

他指出,中国作为“全球工厂”,是一个特殊的世界经济体。经过过去三十年的发展,中国已能制造出世界一流的产品。在跨境电商迅速发展的背景下,
未来两三年,网易希望能够实现“买全球、卖全球”,通过努力将自己的优质产品出口到海外。

改革开放后,虽然改革的起点是家庭联产承包经营责任制,国家也在不断落地一系列促进城乡经济协调发展的政策措施。但是由于计划经济时期实行的户籍管理、劳动用工和社会福利制度总体上依旧被继承下来,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经济利益进一步驱动全社会各种资源禀赋从农村向城市转移和聚集,农产品的生产、加工和流通难以形成有机联系,农民更难分享农产品的加工和流通等增值收益,农村的土地、货币、资本、流通和贸易等高市场增值收益环节并未形成,城乡差距在日益扩大,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矛盾趋于强化。

第一,要坚持稳中求进,推动邮政业向高质量发展迈进。要从思想行动上紧跟中央的战略部署,着力丰富行业产品体系,进一步提高行业创新力、核心竞争力、品牌影响力,进一步提高市场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切实解决邮政业大而不强的问题,重点提升行业服务质量及运行稳定性。

针对跨境电商行业的未来发展,丁磊表示他对物流十分关注。他指出中国的制造工厂已经有很好的水准,但还要面临如何把商品送出去的挑战,希望政府能重视物流建设,不断满足跨境电商的发展需求。

而今,造成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矛盾的体制机制并未完全消除,仅靠农业管理职能的扩展很难完成消除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矛盾的目标,“三农”问题的破解需要另辟蹊径。

第二,要坚持问题导向,进一步解决行业发展短板和弱项。要认清行业短板,着力解决“最后一公里”、“最远N公里”、安全、绿色等关键问题,进一步提升服务“三农”能力,助推“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进一步推进“快递下乡”“邮政在乡”,更好地服务农村经济发展。

论坛上的刘强东也表示,希望未来跨境电商不仅停留在小包裹的商业模式,还能促进一般贸易模式更加开放。雷军则表示,希望让低价买好货成为现实,利用电商的技术和效率提高传统零售业的效率,建立一种新零售方式。

2017年10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第一个重点任务就是“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提出从创新农业产业组织体系、提高农业生产科学化水平和质量安全追溯能力等三方面入手。将供应链创新与应用提升为国家战略,为建立适合当前体制机制下的农业智慧供应链体系提供了可能。

第三,要坚持改革开放,不断促进行业健康发展。要紧抓服务国家建设“一带一路”倡议新契机,推动行业换挡升级。要深化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聚焦服务新零售、工业互联网、跨境网购等领域,加快培养行业发展新动能。要加强实施大数据专项建设,加大智慧邮政建设力度。要加速建立多层次人才的培养体系,为助力建设现代化强国作出应有贡献。

本文转自第一物流网,并不代表中国(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小编QQ:2547636413

土地无法流转导致农业一直难以实现规模化,以及在规模化基础上衍生的工业化、自动化,导致国内农业经济还处于农耕文明的近似完全竞争市场,即按照长期生产函数运行的边际利润为零、价格等于边际成本模式,农民只能赚取其除劳动生产资料成本之外全部劳动所得的收益。

第四,要坚持服务民众,更好地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用邮需求。要实现更高水平的寄递服务均衡化,进一步全面落实《邮政普遍服务》标准,充分发挥邮政综合服务平台的作用,推动邮政、快递与商业、交通等各方面联动融合,便利民众生活;推广“互联网+”寄递模式,与旅游、商业、教育、健康等方面广泛联动;强化基层员工权益保障,改善工作环境,提升职业发展水平。

更为严峻的是中国农业经济已然处于全球化市场竞争中。四家掌握全球粮食运销的寡头粮商控制着全球超过80%的粮食交易量,他们是美国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美国邦吉、美国嘉吉和法国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在最近的中美贸易争端中,美国的大豆和棉花率先被提出成为中国反制目录的最优项。2017年美国向中国出口大豆达到3285.4万吨,占中国整个进口的34.39%,也占美国全部出口大豆的62%。即便中国可以在巴西、阿根廷寻找替代的大豆供给,但其种子依旧来源于美国,寡头市场结构并未改变。

第五,要坚持能力建设,不断提高履职能力和履职水平。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新时代新目标新要求,加强学习实践,培养专业能力和弘扬专业精神,增强推动高质量发展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本领;要及时跟踪研究、深入调研,析透问题本质,提高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要完善考核机制,建立正向激励和纠错机制,鼓励干部创新探索,更好地为建设现代化邮政强国而努力奋斗。

当中国农业市场全部放开,可以想见内外市场组织架构严重不对称的竞争对中国农业意味着什么。因此,在指导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中,应将创新农业产业组织体系作为首要项,鼓励各类农村组织合作建立集农产品生产、加工、流通和服务等于一体的农业供应链体系,发展种养加、产供销、内外贸一体化的现代农业;鼓励承包农户采用土地流转、股份合作、农业生产托管等方式融入农业供应链体系。

国家邮政局退休老领导、局机关各司室和直属单位负责人参会。

这些战略改变的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但需要漫长的改变周期,而且更需要外部环境的配合。而最快捷有效的农业供应链创新则需要依赖中国更具优势的升级消费市场,以及高速发展的互联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科技资源的介入。

本文转自国家邮政局,并不代表中国(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小编QQ:2547636413

在从农耕文明、工业文明向信息文明跃进的进程中,互联网时代最典型特征呈现为可以让最个别化的需求与供给精准、高效地对接,可以低成本地实现从“面对面”到“点对点”的链接转移。这样,即便农业还无法实现规模化、工业化和自动化,但是也有可能依靠与信息技术和金融资源等有效融合直接实现农业智慧供应链。

中国经济已经从传统的“投资、消费和出口”三驾马车拉动模式转变为消费为主导的“消费升级、创新和新型投资”新三驾马车,2015年到2017年消费支出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分别是66.4%、64.5%和58.8%,遥遥领先于其他要素。

与此同时,在互联网及信息技术的支持下,市场消费特征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客户化、即时化、便利化和主动化成为市场竞争中最关键的四个要素,消费市场也同时向奢侈品与低价产品扩展,高端农产品及伴生服务的休闲农业的市场规模也呈现高速增长态势,“三农”直接关联的土地、货币、资本、加工、流通和贸易等高市场增值收益环节也可以通过智慧供应链体系直接融入到农村各类组织架构中。

“三农”还具有丰富而新型的劳动力红利。要知道改革开放成功的要素除了“三驾马车”和融入全球产业链之外,还应该归功于农民工进城的劳动力红利。即便当下成长最快的快递物流和外卖宅配也很大程度依赖于快递小哥和外卖小哥的劳动力红利。

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实体经济愈发难以获得资本的青睐,加上消费升级,距离消费端和资源端最近的市场更有潜力获得包括资本在内的各类资源禀赋的汇集。加上互联网、物联网及人工智能的技术支撑,以高端农产品消费作为拉动起点的农业智慧供应链已经具有较强的发展动能。2017年国庆、中秋双节中大闸蟹替代月饼进入普通百姓餐桌就是最好的例证,养殖户、电商与快递企业完全跨界融合为一个经营主体。

当下农村和农民还远不具备主动参与农业智慧供应链体系的能力,这就需要从消费端入手,由流通环节经营主体发起并连接农产品生产、加工、流通和服务等环节,形成农业供应链逆向拉动网络,在国家政策扶持和激励下,进一步吸引资本、信息、管理、技术和各类资源禀赋,拉动和引导农业全产业链资源配置优化,将农业生产型向消费导向型转化,构建全新的一二三产业融合关系。

因势利导、借势而飞,以消费拉动的农业智慧供应链才是破解“三农”问题的最佳路径。

(作者:刘大成/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

本文转自经济参考报,并不代表中国(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小编QQ:25476364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