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网】讯  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最新预测,2014年和2018年之间,全球工业机器人销售数量将几乎增加一倍至40万。据预测,到2018年期间,全球销售额年均增幅将达15%,中国是世界市场上增幅最快地区,2014年销售额比2013年增长56%。  据IFR消息,尽管最近中国经济衰退,其潜力依然巨大。该联合会指出,中国生产行业目前每10000名员工只使用36台机器人,而韩国同比例机器人数量为478台,日本315台,德国292台和美国164台。据IFR推测,到2018年,中国工业机器人新安装量将超过三分之一。  中国和其他四个市场(日本、美国、韩国和德国)占全球机器人购买量的70%。“包括配套服务,我们估计在2014年全球市场价值达320亿美元,”IFR总裁ArturoBaroncelli表示,“发展的主要驱动力在于工业生产的全球竞争。”  汽车和电气/电子领域继续主导工业机器人领域,合计占64%的市场份额。2014年,全球汽车行业创下新记录,安装数量达10万台——比2013年增长43%。新兴市场新型生产设施引发了这一新热潮,现代化浪潮席卷既有的汽车制造国家。  同样,电气/电子行业在2014年创下新纪录,销售量上升34%。此行业目前占据全球机器人市场的21%。  仅去年,德国工业机器人采购量达到其有史以来最大值——约20100,较去年增长10%。德国市场更是遥遥领先其他任何欧洲国家,尽管其拥有高密度的机器人,IFR期望汽车行业推动其进一步扩大。  美国工业机器人安装数量在2014年增加11%,总计约为26000台。IFR预计美国市场存在巨大增长机会,美国作为工业中心机器人工业化快速发展。  据IFR预测,一直到2018年,数字化变革和自动化的浪潮将继续推动工业机器人发展一路高歌猛进。例如,工业4.0项目意味着人机团队正处在突破的风口浪尖。更容易使用的机器人还将开辟新的应用领域,无论是对于小型中型公司和大型企业。IFR表示,金属加工、塑料、食品、包装等行业也正愈发感受到此项技术变革。  【国际机器人联合会】  IFR(InternationalFederationofRobotics),即国际机器人联合会,是于1987年由15个国家的国家机器人机构组成了国际机器人联合会,是一个非盈利的专业性组织。如今,国际机器人联合会已有25个会员国(地区),他们积极致力于搜集和传播有关机器人的信息和情报。因而,国际机器人联合会已被公认为是全世界机器人行业的主要代表,并被联合国列为非政府组织。【打印】
【关闭】

【机械网】讯  2017年将有17条地铁线同步施工,创历史之最;深圳治理黑臭水体用上前沿技术,并将优化重构城市生态;建国际创新中心,打造人才高地,将建保障房封闭运转、内部流转机制……深圳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召开,有关交通、治水、体育产业发展、创新驱动和人才高地建设等多项民生热点建设发展情况提交会议审议。  轨道交通建设
地铁运营里程285公里  12月20日市轨道办有关负责人向大会报告,目前深圳市地铁运营里程达285公里,居全球城市前十。预计到2020年年底,深圳将全面建成11条完整线路、总里程约425公里的城市轨道交通网络。而2017年,将是深圳市轨道交通6、8、10号线及2、3、4、5、6、9号延长线建设的关键年,也是轨道交通四期建设项目的启动年,最多将有17条(段)线路同步施工,创历史之最。  未来轨道超1000公里  而深圳轨道交通四期工程环评报告已获环保部批复。以伦敦、东京、纽约等国际大都市为参照系,深圳正按照1000公里以上的总规模目标重新梳理和编制全市轨道交通远景网规划。四期规划方案确定了18条线路、491公里的轨道网络规模,计划分两批实施,其中首批为11条线路、283公里。深圳正全面做好线站位、出入口布局及各线换乘方案,加快构建安全、便捷、舒适的轨道交通综合服务体系。  治水提质
五年“治水”耗资千亿  按照《深圳市治水提质工作计划(2015—2020年)》,深圳将实施“治水十策”和“十大行动”,举全市之力“治水”。预计未来五年,全市计划投入治水资金近千亿元。  据市水务局有关负责人向大会介绍,经过近一年努力,深圳市15条主要河流中有11条水质改善,深圳河、茅洲河、观澜河及坪山河全河段平均综合污染指数均同比下降,但龙岗河由于受惠州丁山河影响,上升10.0%。建成区36条(45段)黑臭水体已完成南约河、后海河等6条治理,17段已经不黑不臭。  打造“海绵城市”亲水空间  据介绍,未来海绵城市建设将渗透到深圳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各领域。同时,结合城市更新等优化重构城市生态,研究构建原特区内穿越南北、贯通东西的沿河、沿湾慢行系统,加快推进原特区外湿地和水系联通项目建设,构筑城市高质量水环境生活圈,包括优化修复水生态,拓展城市“亲水空间”;加快建设连通梅林、莲花山、皇岗公园及新洲河口公园的慢行系统;罗湖区打造布吉河沿岸商业休闲带,结合城市更新推进布吉河农批段、笔架山河覆盖段“复明”整治;加快龙岗河、观澜河、茅洲河、坪山河沿河湿地项目建设;贯通大沙河沿河绿道慢行系统;全面开工大空港截流河综合治理工程,建设西部滨海旅游黄金水道;推进坝光片区防洪
(潮)排涝工程,依托国际生物谷开发,打造城市生态河流精品;高标准打造绿色、友好、开放的公园式污水、污泥处理设施等。  创新驱动发展
五年建30万套安居房  市科创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深圳将出台完善人才住房制度的若干措施,建立以基本住房保障和人才安居双轨并行,多渠道、分层次、广覆盖的公共住房体系,缓解人才住房困难,改善人才住房条件,增强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为此,深圳将组建人才住房专营机构,市政府出资1000亿元,成立“市人才安居集团”,重点打造人才安居房投融资、建设和收购平台,实现人才住房全过程一体化建设运营管理。“十三五”期间,计划新增筹集建设人才住房和保障性住房40万套,其中人才安居房30万套,总建筑面积2600万平方米,相当于特区建立以来政策性住房的总和。  同时,深圳将改革原有建成出售的保障房可流向商品市场的制度,“建立封闭运转、内部流转机制”。  境外广设研发机构  深圳正面向全球配置利用创新资源,包括积极在美国、欧洲、以色列等国家和地区布局科技园区、创新孵化器和联合创新中心,集聚和配置全球高端创新资源。支持企业和机构在海外设立研发机构,近5年在境外新设投资1000万元以上的研发机构达255家。技术贸易额增长2.4倍。积极参与国际基因组等国际大科技计划,主导或参与研制国际标准、国家标准、行业标准2083项。  另外,进一步强化深港科技合作,推进“深港创新圈”建设,两地累计投入4亿元,资助合作项目69项。6所香港高校在深建立产学研基地,并将研究设立双向双币科技投资基金,用于投资前海和香港的科技创新型项目。【打印】
【关闭】

【机械网】讯  “机床再制造”在制造业中是一个既陌生、又似曾相识的热点词组,“再制造”在如今步履艰难的市场调整过程中,被赋予了较高的关注和期待。不论是来自全球减排呼声,还是我国政府倡导的循环经济、绿色制造、自动化升级改造的大背景,似乎“再制造”应该正蓬蓬勃勃地发展壮大。然而作为一个机床再制造的从业者,在此仅从近年来的一些从业体会,谈谈再制造企业面临的实际境遇。  机遇——政府重视,潜在市场有规模  1.政策支持  从政府重视层面上看:近年来,再制造不断得到国家政策支持,国家循环经济促进法提出,支持企业开展机动车零部件、工程机械和机床等产品的再制造和轮胎翻新。2009年12月,工信部公布首批机电产品再制造试点单位,其中包括5家机床再制造试点企业。2010年5月,发改委、科技部等11部门将机床等列为推进再制造产业发展的重点领域。有关政府部门希望通过组织再制造产品认定、建立行业准入制度、制订再制造验收标准及出台税收优惠政策等一系列措施规范再制造市场,并鼓励机床用户单位和机床再制造专业化企业相互合作,共同推进机床再制造产业化发展。  2014年8月12日和同年
11月底,《中国机电装备维修与改造技术协会》和《机床再制造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分别在重庆和成都召开了联盟单位的会议,梳理了近两年来机床再制造的工作情况,从《绿色制造金属切削机床再制造技术导则》的落地,到试点单位的工作实施,做了认真的总结。特别是再制造标准,即《绿色制造金属切削机床再制造技术导则》获批为国家标准,为再制造企业生产实施提出了具体的规范性要求。  另外,再制造机床对再制造的定义更宽泛,将传统的机床大修、系统改造升级规范后,纳入了再制造的范畴。  近年来我国新标准的推行非常慎重,此项标准正式颁布,足以说明国家对机床再制造的重视。  2.
潜在市场大  从市场角度看:经机械工业联合会及中机维协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机床保有量超800万台。若保守估计,按3%的年机床报废淘汰率计算,每年将有20多万台机床报废、闲置、技术性或功能性淘汰,约占每年我国新机床产量(40万~50万台)的一半左右。在“十二五”期间,将有100多万台机床面临各种形式的报废。这些机床都可以通过再制造进行重新循环再利用,从而形成了巨大的再制造市场需求。另外,20世纪计划经济时期,我国大型国有企业和特殊制造领域进口了一批来自瑞士、德国和美国的高精尖设备,如瑞士肖柏林的数控机床、瑞士HAUSER的坐标磨床、美国摩尔的坐标磨床、美国格里森的齿轮磨床、德国奥林康的齿轮磨床、瑞士STUDIO的内外圆磨床、德国勇克的凸轮磨床和曲轴磨床等,这些设备的机械基础、机械结构设计、机床刚性都非常好,至今都是难得的好设备,所以通过更换传动链环节的磨损部件,更换数控系统等再制造措施,具有非常高的再制造价值。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美制造业疲软,一批制造企业已迁到中国和东南亚,加之中国一些懂行的二手设备商到欧美“淘”这些高精度二手设备,而这些二手生产线和二手设备进入我国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做再制造。  上述这些设备的原值均在500万元/台以上,并且我国现有的制造技术还难以做到如此的精度,特别是精度保持性。这些机床出厂的定位精度可达
0.003mm以内,使用10年以上的定位精度基本可以保持到0.005mm左右,比我国目前生产的新机床精度还要高,所以这部分机床的再制造价值非常高。  3.
制造业与再制造划分清晰  在我国,对于再制造市场,原制造厂商不愿参与。2014
年,绿色产业联盟有关领导,曾试图与我国一家量产非常大的知名机床制造企业洽谈回收CKA6150系列数控车床进行再制造事宜。因为这一型号机床具有部件标准化、图样及工艺标准均一等特征,可以借鉴“内燃机”再制造的成功经验。该制造企业对回购模式非常感兴趣,但是制造厂商只愿意采用以新机床“置换”旧机床的方式回购旧机床,而旧机床再以更低的价格直接销售、流入到更低端市场,这样做最大的收益是拉动了新机床的销售,符合机床制造商最基本、最原始的商业利益需求。  但是机床厂的这种做法有悖于再制造绿色节能的理念。我们可以理解这家制造厂商的顾虑,毕竟制造和再制造的管理模式大相径庭,企业是利益最大化的经济实体,特别是对于中小型机床,让制造商从事再制造,成本大大高于同一产品的制造成本,在目前的政策环境下,的确找不出合理的商业推动力。  但对于再制造企业,这一部分市场空间也是非常大的。  目前,欧美发达国家机床再制造已成为再制造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一定的规模和市场,形成了较完善的旧件物流体系。再制造商通过各种渠道回收废旧机床,评估价值、重新设计、制造完成后打上“再制造”标签,重新进入市场销售。所以我们对再制造市场应该有足够的信心。  再制造遇到的挑战——制造业市场预经济调整期,配套政策尚待完善  我国经济经过30年的高速发展,特别是2000年后的十余年发展,我国必将要从一个粗放式的、追求高GDP业态,转向更健康、高效、绿色和合理的经济发展模式。  这种转变有主动的因素,更多的是迫不得已。截止到2013年底,我国经济结构显现了诸多问题,从经济学统计来看,广义货币M2(反应的是投资和中间市场活跃)发行总量已经超过110万亿元人民币,其中来自新增贷款(来自房地产的贷款约20%)、央行负债占有相当大的占比,而这部分资产并不是现金货币
(M0)或可支配货币(M1),它包含了的大量投资和贷款,具有高风险和泡沫化倾向。如何挤掉这些泡沫,消化前期投资带来的金融风险,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调整经济增长率到一个合理的空间。2014年我国GDP增长率降至10年来最低7.4%,经济学家认为今后健康合理的GDP增长率应该更低,众所周知,GDP增长率每降一个百分点,对就业、产业链上下游产量、产值的影响是连锁的,不可小视。  另外,我国用工成本上升,目前珠三角用工成本大约600~650美元/月·人,而印度尼西亚大约300美元/月·人,越南只有250美元/月·人左右,柬埔寨则更便宜,约100美元
/月·人。2014年12月5日,知名手机零部件代工厂苏州联建科技宣布倒闭,2015年1~2月,微软计划关停诺基亚东莞工厂,该工厂近期正加快将生产设备运往越南工厂。同时,位于北京的微软诺基亚工厂也将同步关停。春节前,我们也从大众媒体上看到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突然宣布清算解散,数千名职工遭遇突然解聘。东莞和苏州两地数家万人规模制造企业破产倒闭。此外,松下、日本大金、夏普和TDK也计划进一步推进制造基地回迁日本本土,我们从新闻中得知,外国记者就此现象向我外交部发言人提问。  当然,作为一个大国,我们不能仅做一个耗能的代工基地,我们必须要走出自主创新、自主研发的创新型产业之路,制造出高附加值的产品。但是,我们的基础工业尚待进一步提高,创新的环境还有较大的改善空间,如我国制造业从业队伍的文化水平普遍偏低、技能水平有限。作为创新保障的知识产权保护非常脆弱,以及公平竞争环境尚未完全形成,这些都大大阻碍了我们向创新型社会发展的进程。目前企业投入研发的决心非常有限,不投,没有后续新产品,将死路一条;投了,一旦有好的结果,拷贝的、挖墙脚的现象频频出现,有可能成了“先烈”。知识产权偷盗成本低、保护成本高。  总之,制造业进入了一个艰难的调整期。2015年1月,我国制造业指数PMI为49.7,与2014年12月49.6几乎持平。另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最新消息,2015年1月我国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10.8%。进口和出口增速均逊于预期。  2015年,在这种大背景下,再制造作为制造业的补充,由于其服务对象是制造业,自然躲不开制造业面临的各种机遇与危机。制造业的下滑,必然导致工作母机——机床需求量的下滑。2014年下半年主机厂产值产量普遍下滑,北京某机床厂大型数控龙门铣床往年售价在数千万元还要等半年以上才可拿到货,但是
2014年价格大幅折扣后销售仍面临困境。小型机床价格的利润空间更小,销售一台中低端数控车床的利润能有几千元就不错了,但是机床,特别是数控机床的生产,从备料到成品出厂,经历的工艺环节达数十道,厂房资源、设备资源和人力资源耗费巨大。新机床的价格如此,再制造的机床呢?由于再制造机床形成不了批量,从零备件采购成本、系统采购成本及修复成本等,无法与机床制造商比,导致再制造机床的成本要大大高于原制造机床。  所以简单地修旧翻新,特别是中小型机床,在没有强有力的配套政策支撑下(实际上政府也不会为此给予过多的补助或补贴),即便再制造的技术路线可以走通,但是再制造的商业价值却很难被市场接受,这是再制造行业最大的困惑。  抓住再制造的特点迎合新的产业发展模式  如何拓展再制造工作,既保证盈利,又符合绿色制造、循环经济的理念,的确是一个新的课题。从我们多年从事这一行业的体会,这里没有捷径、也没有统一的模式和标准,更没有金山。再制造因为它不是大规模批量生产,它的业态形式更符合个性化的市场需求,更符合为新兴产业结构服务,更容易融入信息化改造。  随着制造业向创新型产业结构转化,制造业将从“成本优势+大规模”向“专业化+信息化+小批量”转变。特别是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以及客户对产品小批量、个性化和及时性的需求,机床+上下料机械手+网络+物流,即向工业4.0发展是一个趋势。而利用现有车间设备进行技术改造,对企业提供点对点的个性化技术服务,将信息化逐步融入传统的生产线上,通过系统升级、构建物流网,将传统制造工艺与现代化信息有机的结合,既符合节俭办大事的国情,又符合我们再制造生产模式,为我们再制造行业提供了一个崭新的空间。  再制造与制造业是属于传统产业,在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特别是制造业与信息业必将融合的大趋势下,我们既要积极主动的接受互联网思维,又不能“迷信”互联网思维,笔者所指的“迷信”是所谓互联网圈钱一夜暴富的想法。再制造比制造业需要更多的基础工作,这包括对旧设备的消化理解、通过再制造提升原设备的性能,能够通过新的制造工艺、热处理工艺、数控应用技术解决及替代缺损备件带来的难题。通过对终端产品工艺技术的理解,采用新技术、新工艺提高再制造设备的效能,最终达到绿色制造、循环利用的目的。  机床再制造产业联盟理事长吴义苗先生用“工匠”一词深刻地描述从事我们行业的从业者,希望从事再制造的从业者,要具备工匠的素质。如果用工匠的心态做事,实际上就是敬仰自己从事的职业;如果用工匠的心态对待自己的产品,实际上就是对使用产品的人最大的尊重;如果用工匠的心态从事制造业或者再制造业,我们离瑞士、德国和日本的水平还远吗?【打印】
【关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